信任危机成民间慈善最大挑战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61

信任危机成民间慈善最大挑战

  示意图

  春晚童星邓鸣贺患上了白血病,为他提供骨髓配型服务的有一家是民间慈善组织——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媒体关注的四腿宝宝,向其提供救助的也是民间慈善组织——天使妈妈基金会。自从2008年以来,民间慈善组织在社会救助和服务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然而,慈善事业的成长,一直伴随着各种“事件”、“内幕”,伴随着质疑之声。在信任危机中,刚刚艰难起步的民间慈善事业还能否走得下去?官办慈善机构要转型,而数量更为庞大、不断涌现和创新的民间慈善力量又该走向何方?记者走访了有关人士。

  “登记如同一场磨难”

  ● 历经4年,“新阳光”才戏剧性地拥有了合法身份。归口太难、门槛太高,拦住大量民间慈善组织

  这几乎是一个戏剧性的故事。

  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发起人刘正琛笑着解释。原来,在2009年成功注册为正式法人之前,新阳光一直是北大的一个学生社团。2001年底,刘正琛被检查出白血病,于是2002年自发创立阳光志愿者组织,建立民间骨髓库。2005年,刘正琛考虑正式注册,拥有合法身份。

  按照《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实行业务主管单位和登记单位的双重管理,新阳光找了卫生部门、团委、青年志愿者协会等机构,希望能挂靠在其名下,但我国此前鲜有民间组织提供类似卫生服务的先例,一直未能归口成功。

  转眼到了2008年3月,因为参加奥运会火炬传递,刘正琛得以和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同机,刘正琛向其递交了一份报告。随后,在有关部门三番五次协调下,经过一年的时间,北京市民政局成为其业务主管单位,基金会筹到了200万元的门槛费,得以正式注册。

  “有了正式法人身份,就可以有基金会的合法单独账号,而不是此前借用儿慈会的内部账号。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公章,获得捐款的免税资格。全职工作人员也可以上五险一金了。”刘正琛说。

  筹划了4年,终于戏剧性地拥有合法身份,刘正琛念念不忘那个证上的日子“2009年4月21日”,他认为那是圆梦的日子。

  清华大学创新与社会责任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邓国胜告诉记者:“目前而言,民间发起慈善组织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法律法规不完善,特别是登记注册问题,由于找不到业务主管部门,而难以获得合法身份。尽管部分地方已经降低了门槛,但从全国层面看,难度依然很大,门槛高、程序复杂。”

  登记,戴上官方给的“帽子”,是民间慈善组织的梦想,但登记的过程却像一场磨难。归口太难、门槛太高,让大量的民间慈善组织难以正式注册,处于法外的生存状态,缺乏募捐资格,面临资金困难。统计数字显示,与过去比,中国慈善组织的数量正在快速增长,但与国外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慈善组织数量并不算多。例如,2004年中国仅有基金会892家,2012年增加到2961家。然而,人口仅3亿多的美国,基金会数量多达10万家。

  “企业与个人发起的慈善组织正在快速增长,但目前,中国已经登记注册的慈善组织,还是以官办为主。行政对慈善的干预较多,例如利用行政手段募集资金等。民间组织的空间较小。”邓国胜说。

  “慈善环境不如商业环境”

  ● “小传旺事件”带给“天使妈妈”成长之痛。民间慈善组织本就脆弱,在公众对慈善文化认识不深、信任危机蔓延的情况下,受到的冲击更大

  5月16日,根据一位志愿者提供的线索,天使妈妈把4个分别患有唇腭裂、畸形、心脏病、4条腿的被弃婴儿接到北京,4名患儿直接住进了八一儿童医院特护病房。“本来不一定都要住特护的,但是基于公众的要求,也能减少质疑,我们就先让他们住进医院。”天使妈妈基金管委会主任邓志新说。

  去年7月,天使妈妈救助了因高压充气泵遭受重创的小传旺,尽管抓住了施救的宝贵时机,利用各方面社会资源,最终使小传旺病情得以好转。然而,整个过程中,天使妈妈遭到了公众的各种质疑。“为什么选择八一医院”、“多余的捐款会不会被私吞”、“传旺爸爸的私人银行卡是不是被基金会控制”等等,为此,天使妈妈专门在网站上发布对小传旺救助引发风波的声明,对如上质疑进行一一回应。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