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葡亰496net工业信息研究院石勇:龙头不能带动全产业了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95

这不是一个龙头能带动全产业的时代了。

对于基础较弱但发展心切的珠海,以及与东岸近在咫尺却相对落后的全部珠西六市一区,在规模和基础之间应当如何选择?在大型企业和中小企业之间应当如何选择?是否应当在公共研发平台引进和扶持装备制造企业上平均用力?在“盗取”产业链的火种时,每一步似乎都显得左右为难。

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时,新葡亰496net工业信息得出的结论是:在“互联网+”时代,线上在兼并线下,软的(互联网)企业在变硬,硬的(制造业)企业在变软,区域也同样如此。相对于更“软”的东岸,西岸显然可以培养更多硬朗的装备制造业骨骼,而优势就是:更多的空间和用地,更低的生活成本,更好的环境,以及对装备制造业更需求的心态。

想一举超车不现实

时代周报:因为要帮珠海做装备制造业的相关规划,你近两年常到珠江西岸调研。你如何理解,珠海本身工业基础较薄弱,但近两年却能吸引优质企业落户?

石勇:引进“行业前五名或世界500强企业”,是去年国家工信部与广东省签约共同推进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发展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提出要求,各市要强化招商引资项目,引进国内外装备制造龙头企业,招一批大项目、好项目。我们的团队在为珠海制订规划时,将这一要求具体化,才形成了“行业前五名或世界500强”这一要求。

在吸引顶尖公司方面,我认为珠海有六个优势。第一,珠海拥有横琴自贸试验区的政策优势;第二是地理位置优越,具有天然的地理优势;第三,珠海有制造业基础,比如智能家居、智能制造;第四,珠海现在发展的产业也都是战略新兴产业,受到国家支持;第五,珠海还有软件技术优势,符合“互联网+”的发展趋势。第六,现在全球制造业处于重大调整机遇期,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都在抢占制高点,珠海如果能抓住这个机遇,会实现一些突破。

时代周报:珠海是否可能弯道超车?

石勇:实际上,弯道超车不是在某个局部或者某个领域实现超车,不是说完全靠互联网就能迅速把整个传统产业提升上去,也需要在服务、设计等某个方面发生很大的变化才有可能实现超车。我们机器的生产过程还是比较薄弱的,完全同时超车,我觉得是不现实的。

三种创新方式应全面开花

时代周报:中航通飞、中海油、玉柴船动、中国北车等大型项目,多数是将生产基地放在珠海,有些逐渐在珠海建立研发团队,但主要的研发还是在总部。除了数字和产值,它们对形成产业链和珠海当地行业生态来说,能有多少贡献?

石勇:回顾中国近30年发展产业,先发展规模还是先发展技术,是一直争论的话题。但现在先发展规模的比较容易做大做强,比如联想。

我认为,规模发展起来以后再提升技术,这也是一种出路。没有规模做基础,技术无从发展。所以抓龙头企业,实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是一种快速高效产业的发展手段。

装备制造业是一种高度系统集成的产品,制造和研发不可能长期分离。比如美国移除制造业以后,制造业创新能力在削弱,所以美国寻求制造业的回归。这说明制造和创新相互依存的关系。装备制造业随着制造落地,技术研发或者技术创新也会随之而来。

另外,在制造里也产生大量的创新,而且现在技术创新有三类:第一个是国家发改委提出的对国外技术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第二个是中科院提出的集成创新,就是把模块化产品集中起来在创新;第三个是科技部提出的原始创新,特指高科技、搞研发。我们把技术创新的含义就定位这三个层面,实际上在我国三个都可以落地。

在珠海2017年或2020年的规划里,是侧重于第一种创新的,因为其他两条路会更难,所以先把一部分项目引进来实际上是最好的选择。但未来,三种创新方式应该要全面开花。

时代周报:虽然珠海走的是第一种引进消化吸收的创新方式,但是中海油、中航通飞、玉柴船动,还是在自己的系统内部滚动技术。封闭的系统很难形成产业集群、产业链,或者实现技术本地化,那么珠海从规模优势到技术流动再到本地产业链的形成,需要经历什么样的路径?

石勇:规模优势、技术流通都是加速产业链形成的方式。如果要打破企业的封闭系统,兼并是个方法。我知道的一家国内著名企业曾经兼并了韩国的一家企业,韩国方面只愿意出售资产但坚决拒绝技术兼并。这家著名企业仍然接受了—没有第一步的财产兼并,就不可能有第二步的技术兼并。产业基金的存在就是为了促进技术集群里企业之间的流动,迅速带动产业技术发展,其实这非常重要。因为地理空间上的这种接近,所以珠海在人才流动带动技术交流的方面不存在大问题,但不能操之过急。

珠海与佛山模式殊途同归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