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哲:2019年中国正面临一个越来越长的设备投资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200

  刘哲/文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北宋大文豪苏东坡的这首《题西林壁》,原本是谈游山的体会,但用在对经济周期的感知和预测也十分贴切。正如群山从横面、侧面观察会得出截然不同的结论,多元复杂的经济运行更是如此,没有一种经济周期理论能够与现实世界的运行完美匹配。但周期确实可以帮助人们达到“会当凌绝顶”的效果,脱离出众多微观因素的干扰,从更宏观、更广阔的视野,来观察和预测未来经济的波动,确实也不失为一个有价值的视角。

  中国正面临一个越来越短的库存周期

  从影响经济波动的短期因素来看,中国正面临一个越来越短的库存周期。存货是衡量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的一个重要环节。库存周期分为主动补库存、被动补库存、主动去库存和被动去库存四个阶段。当需求上升,库存仍维持相对低位时,企业处于主动补库存阶段;当需求放缓,企业库存开始上升时,标志着主动补库存接近尾声。反之,当需求放缓,库存下降时,企业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当需求上升,企业库存下降时,标志着企业处于被动去库存阶段。

  预期库存可以用采购经理指数的原材料库存指数的变化,实际库存则可以用工业企业的存货来观察。从历史统计来看,采购经理指数变化非常频繁,波动频率过高,可持续的周期性特征并不明显;而工业企业的存货由于包括原材料、在产品、产成品等,波动过于平缓,在一定程度上掩盖了企业的库存波动,不够灵敏;而工业企业的产成品存货情况,与终端需求的联系最为直接,周期性特征也相对明显。

  预期需求可以用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订单指数的变化,实际需求的变化最直接的指标是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来观察。从历史统计来看,与库存类似,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订单指数也同样存在波动过于频繁的情况,周期性特征不明显,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包含了农业、工业、服务业等各个产业的销售总额,周期性被大幅平滑,尤其在服务业占比超过50%之后,其与工业企业产成品库存的对应关系大幅减弱。考虑到企业在实际经营过程中,赊销已经成为企业重要的销售模式,应收账款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及时反映产品的需求变化,更适宜作为观察需求变化的指标。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万博新经济研究院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万博新经济研究院

  从表中库存周期来看,一个完整的库存周期大概需要经历3-4年,但是2013之后,库存周期出现了越来越短趋势,其中2016年7月至2018年4月的库存周期仅历时不到两年。而2018年4月以来补库存周期,仅仅为4个月,从幅度上来看,补库存的强度和去库存的强度也远远弱于之前几次。较短的补库存周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企业对于宏观经济下行的担忧,即使微观市场出现了一定的需求上升,但是企业补库存的意愿和持续性仍不强。另一方面是由于2016年补库存力度相对较大,但是库存去化并不彻底,导致下一轮补库存的能力也非常有限。

  由于2018年4月补库存的强度较小、历史较短,预计本轮去库存阶段将在2019年一季度左右结束,但由于2016年库存周期的库存去化不彻底,预计在去库存周期之后,补库存的动力仍然不足,对于经济不会产生明显的带动作用。

刘哲:2019年中国正面临一个越来越长的设备投资

  中国正面临一个越来越长的设备投资周期

  影响经济短期波动的另一个因素是设备投资周期。设备投资周期,也称为朱格拉周期,反映了企业生产设备更新导致的投资周期性变化。按照美国、法国等发达国家来看,朱格拉周期一般会维持10年左右的时间,但是中国工业化进程比西方国家要快很多,用大概40年时间,走过了西方国家200多年工业阶段,设备投资周期在中国并没有西方国家统计上的那么长,大概和库存周期类似在2-4年左右。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万博新经济研究院

数据来源:wind数据库、万博新经济研究院

  和库存周期逐渐缩短的趋势不同,中国的设备投资周期有逐渐加长的趋势。2005年-2009年,设备投资周期平均为两年左右,而2009年到2016年设备投资周期则在3-4年。分析原因,一方面中国在加速工业化完成之后,设备投资周期有向西方发达国家趋近的趋势,另一方面,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企业家对未来经济预期较为悲观的情况下,也会延缓设备更新的进度。从2016年3月以来的新一轮设备投资上升周期经历了21个月,预计下行周期也将持续2年左右时间,预计2019年四季度左右结束。

  房地产这只“灰犀牛”还在我们身边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