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三剑客”亮相2018亚布力论坛夏峰会(之一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61

2018年8月24-26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峰会在江西南昌举行。出席此次论坛的嘉宾既有陈东升、王石、任志强等人们所熟知的企业界“大佬”,也有不少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迅速冒出头来的一批企业家新秀。本次论坛会议议题涉及全面,除了对财政、金融及资本领域的关注聚焦,还特别设置了公益分论坛,主题为“教育扶贫的路径”。作为此次亚布力论坛唯一特邀的公益合作媒体,《公益时报》特别甄选了参加此次论坛的老、中、青三代公益参与者共同探讨“教育扶贫”,聆听他们在公益路上的收获与感悟。

“公益三剑客”亮相2018亚布力论坛夏峰会(之一

“亚布力论坛2018夏季峰会”公益分论坛“教育扶贫的路径”出席嘉宾
 

本期专访人物——

友成研究院执行院长汪亦兵:

义利并举逐渐成为一种普遍模式

背着个深色双肩包,穿着身合体内敛的休闲装,个头不高的汪亦兵轻轻走进了亚布力论坛2018夏季峰会那间干净透明的媒体采访室。

生于1963年的汪亦兵算是国内公益圈的“老人”了。自2007年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以下简称“友成基金会”)成立,他就作为志愿者和顾问参与其中。2016年友成研究院成立后,他担任执行院长并开始专职投身公益,主要从事社会创新、以及社会价值与评估等方面的研究。

初见面,你会觉得汪亦兵过于冷峻严肃。

他嗓音低沉,回答记者的提问没有一句废话。再深入地聊下去,你又会觉得,其实他外冷内热——虽然话语间不时夹杂着批评与质疑。 他说:“目前我国公益界在研究方面的力量非常匮乏,因为其中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项目上,对于公益本身的考证和研究却很少触及。虽然现下一些高校也在做相关研究,但还都停留在表层,深入程度远远不够。比如说我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虽然我们在扶贫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在案例研究和推广方面,在国际上能够拿得出手的并不多,这就是一种遗憾。”

但汪亦兵言谈中表达的不只批评,更多的是建设——“学术界人士和高校做公益研究一定要深入到项目当中去;反过来,公益界人士就一定要跳出来,恰恰不应该局限在项目本身,而是要结合实践经验,提炼和上升到理论高度。”他说。

对教育扶贫也是这样,汪亦兵有担忧更有期望。“如果“教育扶贫”仅仅是为了“扶贫”而“教育”的话,可能会起到“拔苗助长”的反作用,事情本身从本质上并无变化。在此期间,如果你对世界的认识、在情感、认知和审美方面没有完整的塑造和发展,那么短期被动地接受某种技能并非长久之事,最终是否能达到初心所愿,这就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访谈

“公益三剑客”亮相2018亚布力论坛夏峰会(之一

创新.效率:友成基金会教育扶贫的“试金石”

《公益时报》:作为友成研究院执行院长,您对友成基金会近年来教育扶贫方面的工作想必非常熟悉,可否从项目类别和社会效果两个层面对此予以概括和总结?

汪亦兵:先谈谈我对教育扶贫的理解。大家都说扶贫先扶智,那么教育扶贫就是最彻底的扶贫途径。教育有两个作用,一个是改变人的认知,第二是赋予人以技能。这两者之间,第一个更重要,是消灭贫困代际遗传的根本。

但在“教育扶贫”这个概念中,教育有可能成为了一种工具,我认为是要加以注意的。事实上,教育本身就应该成为一个目的,这样才能避免现在高校教育出现的一种普遍情况,就是从入学的第一天开始,就开始焦虑如何找工作。

在乡村教育中,我们也要知道,让孩子接受教育的目的并不仅仅是脱离现在的贫困。最近读到一篇文章,说农村教育最好取消现有的升学制度,而改为技能培训,这显然是忘记了教育的根本目的,因为当今时代对技能的要求和变化实在是太快了,有时候你今天学的东西可能再过5年就没有用了。只有一个人根本的思想认知,包括价值观、世界观以及审美等全人教育得到普及深化,才能得到真正的教育效果。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不能用“教育扶贫”这个概念,只是要知道,教育和扶贫都是我们的目的。

友成基金会的教育扶贫项目主要是在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汤敏老师的领导下展开的。汤老师原来是个经济学家,现在献身于扶贫和教育。正是由于他在经济学方面的素养,让他在发现问题、分析问题以及解决问题时,都更具效率和创新。友成基金会涉及教育扶贫的项目很多,从类别上有两条线,一条线是和K12的教育相关,所谓的“常青线”,从常青1.0到现在的常青4.0,已经有四代的迭代;另外一条线是和电商扶贫相关,虽然叫电商扶贫,但实质上是通过对村民的电商知识培训,让他们获得通过电商致富的能力。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