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企业遭遇“寒冬”的背后,隐藏着工业物联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61

在工业场景中,一些自动化与智能化企业亲历了2018年底的市场寒冬,遭遇业绩“变脸”,至今仍心有余悸;而另一些企业则迎来了前所未见的增长周期,信心满满,蓄势待发。为什么会形成两极分化的局面?

同处IoT的星球,你、我、他正在经历的有可能截然不同。

比如在工业场景中,一些自动化与智能化企业亲历了2018年底的市场寒冬,遭遇业绩“变脸”,至今仍心有余悸。而另一些企业则迎来了前所未见的增长周期,信心满满,蓄势待发。

为什么会形成两极分化的局面?

这些市场信号背后蕴含的内在规律应该如何解读?

IIOT

现实总是骨感

这次我们直面痛苦,从一次对话开始。

当谈到去年的销售业绩时,我的好友羽总(化名)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手在空中画出了巨大的“L”。为什么是L型?他继续说,“不是增长下降,而是整体下滑。”

制造业中一些垂直领域的订单正在缩水,直接导致上游工业自动化和智能化厂商的业绩下滑。其实从去年5-6月份开始,拐点就已经出现。他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过程和目前的结尾。

这次的市场骤降得没有余温。2018下半年,羽总公司的制造业订单基本是接近于“0”的状态。

此前从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形。

羽总在一家大型外企工作多年,公司主营传动、控制、传感等综合性自动化产品及解决方案,在工厂自动化领域排名领先,一直发展得顺风顺水。业绩增幅下降的情况都很少见,更别提整体下滑,幅度直逼10%。

羽总的10%还不是最糟。松下、安川、甚至工业智能化巨头,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订单量下滑,5-10%比较常见,30-40%也并不稀奇。

不仅外企如此,国内企业也未能幸免。在某些上市公司,这种情况甚至演变成股市暴雷。

根据公开数据,江特电机2015年耗资6亿收购米格电机,形成商誉4.6亿元。后者,米格电机,是国内电机企业中唯一能够生产伺服电机(含步进电机)超过30万台的企业,规模优势非常明显。其下游客户包括大豪科技、英威腾等,得到工厂自动化领域诸多大型企业的认可。

如今,旧时风光不再。江特电机在刚刚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披露,公司修正后的预计业绩为亏损15至16.4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8亿元。其全资子公司,米格电机,由于下游需求下滑,利润下降,其商誉存在减值迹象,计提金额约3亿元。

这是现实,但不是全部

制造业整体没钱了吗?采购需求彻底没有了吗?

即便亲历了业绩的突然变脸,但产业需求则一直是循序渐进的。业内反馈普遍是:有钱,有需求。但是钱花得更谨慎了,钱的去处也变的更细化了。

制造业哪个部分的钱不花了?

直接说答案:

贵的系统没人买单了。

周期长的项目没人盲目建了。

不涉及OT提效,只涉及IT 光鲜的泡沫,没人想碰了。

那么,有没有哪个部分的投入还在,甚至更多了?

从硬件来看,大家的反馈非常统一:传感产品。

中小型制造企业购买传感器的意愿正在增强。SICK、康耐视等以智能传感器产品为主的公司,预期增长15-20%。根据康耐视公司最新发布的财报,中国市场2018年销售额为1.26亿美元,2017年销售额为1.08亿美元,增幅16%。

松下、欧姆龙等综合性自动化公司的传感产品线,也基本保持了两位数的增幅。但由于其传感产品的销售增长,无法抵消驱动与控制等产品的业绩下降,导致工厂自动化部分的整体营收还是低于预期。

绝地?征途?

一边是冰冷入骨的工业自动化市场,一边是仍在增长的数据采集场景,为什么会形成两极分化的局面?这些市场信号应该如何解读?

1. 从工业自动化到工业物联网

工业自动化产品一般被用于两个部分,一部分面向设备制造商,作为组件构成整体设备对外销售。另一部分面向工厂管理部门,作为生产线的一部分,起到提质增效的作用。

这两部分对应推进企业发展的两种驱动力,一种是来自于市场增长性的外部拉力,另一种是来自于企业整体效益提升的内在动力。

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整体设备的销量收缩,第一部分的出货量下滑,而第二部分的投入正在发生转型。当经济周期进入新阶段,很多市场的增长红利一望见底,制造企业开始关注可持续的竞争力,开始分析自身的运营效率。如果钱投下去,不能及时有效地转变为新的制造订单,这样的粗放型投入普遍被搁置。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