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秘书长到理事长,14年时间,雷永胜如何执掌老牛基金会?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90

中国第一家完全意义上的家族基金会——老牛基金会即将迈入第15个年头。之前的14年里,老牛基金会在治理机制、资产保值增值、项目运作、国际化、慈善理念等方面走出了一条“中国式现代慈善家族基金会”发展之路。

从秘书长到理事长,14年时间,雷永胜如何执掌老牛基金会?

雷永胜

老牛基金会理事长

撰文 杨百会    题图摄影:夏高强

来源: 《中国慈善家》2018年12月刊,原文标题《雷永胜:“老牛”初长成》

最后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于2018年3月被解决,雷永胜终于“合理合规”地成为老牛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

此前,老牛基金会在一段时间内实行秘书长为法定代表人的“特殊制度”,这与相关规定是相悖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理事长是基金会的法定代表人。

这是雷永胜早期基于对行业的理解作出的决定。行业发展初期,理事长大都是不参与日常管理的,老牛基金会也是如此,“真正负责运营管理的是秘书长,如果自己做不好还让人家理事长去负责,这不公平。”

于是他主动要求由秘书长做法定代表人,并向主管部门说明客观情况,提出书面申请。内蒙古民政厅很开明,为此特批。

从2004年开始“兼任”算起,雷永胜在老牛基金会秘书长的位置上干了三届, “我可能是中国唯一一个(这么做的),空前绝后,估计你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他认为“谁运营谁担责”是个好事情,但现在也不能再特批了。

2018年3月5日,老牛基金会换届选举产生第四届理事会,雷永胜当选理事长,成为老牛基金会第一个肩负“实质性工作内容”的理事长。

雷永胜认为这也是发展的必然。机构大了,资产多了,项目也多了,靠一个秘书长管理,“显然不够”。

这次调整之后,老牛基金会的治理机制更加顺畅。雷永胜作为专职理事长,与牛根生家族共同服务战略层面,把握原则性、方向性问题,日常管理则主要落在秘书长和副理事长身上。

“其实在工作内容上和原来还是有很多重复的。因为原来的理事长是不承担具体工作的,但现在做理事长之后,也是要有一些实质性的工作内容的,是不是?”雷永胜对《中国慈善家》说。

从秘书长到理事长,14年时间,雷永胜如何执掌老牛基金会?

《中国慈善家》2018年12月刊封面

“曲线救国”

老牛基金会的前身“老牛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于2004年12月28日正式注册,下设“老牛专项基金”。这在当时是一个“曲线救国”的方法,因为牛根生捐股前无古人,没人知道该怎么操作。虽然《基金会管理条例》已于当年6月1日起开始施行,但早在2002年底,牛根生就有了捐股的想法,2003年就开始探索成立慈善机构的可行性,当时并没有相关政策可依。

“捐股这件事,到底是到工商部门办理,还是到商务部门办理,还是到民政部门办理,还是到哪儿办理,怎么个程序?这个没有现成的样本。”雷永胜说。

2003年,牛根生、雷永胜、蒙牛集团党委书记卢俊和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育红律师四人,在北京天伦王朝饭店第一次正式探讨捐股、成立机构的可行性。后来根据律师提出的设想:先成立社团组织,再下设专项基金,从而实现牛根生捐股想法的落地。

2005年1月12日,“老牛专项基金”正式设立,牛根生宣布将自己在蒙牛所持的全部股份及大部分红利捐出,开始了初期的公益慈善活动。直到2007年下半年,以“促进会”为主体的业务逐渐结束,《基金会管理条例》逐步在地方落地成熟,“老牛基金会”终于正式登记设立。

牛根生提出“捐股”之初,政策制度方面尚无明确规定,实践当中也没有现成的、可参照的案例,于是走出了一条从“促进会”到“基金会”的轨迹。

从最初设立机构开始,雷永胜就担任秘书长一职。这与他当时的身份—蒙牛集团行政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有关,而“董秘又是分管股份事宜的”,所以做机构的秘书长也是他顺理成章的分内之事。他对《中国慈善家》坦言,当时从来没有想过最后(专职)做了公益。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