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行政管理费有关的那些事儿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95

3月16日,中国第一部公益慈善领域的基本法《慈善法》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表决通过。此前因其广开言路、“开门立法”的态度被寄予厚望,因此引发了公益行业和公众舆论的密切关注。虽然整个法律的起草过程向社会开放,并广泛征求专家意见,但其中部分条款依然引起了广泛争议。

与行政管理费有关的那些事儿

3月11日,广西代表团代表在审议慈善法草案时发言,管理成本问题成为人大代表关注的焦点之一。

其中第六十条关于公募基金会管理成本标准问题成为关注焦点之一。在慈善法的一审二审草案中,从未出现对公益慈善组织年度支出和管理费用比例的限制规定。但3月11日披露的三审草案中,出现了“年度管理成本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5%”的规定,引起一片哗然。第二天,人大法律委员会又公布新修改的草案,将年度管理费用调整至“年总支出的10%”。

管理费用从无到有,从15%的限制进一步缩小到10%,公众舆论就此掀起一波激烈讨论。而在投票前一天,12位学者22家基金会联合发起建议,要求取消慈善法中关于年度管理费用比例的限定。

最终通过的慈善法明确规定:年度管理费用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百分之十,特殊情况下,年度管理费用难以符合前述规定的,应当报告其登记的民政部门并向社会公开说明情况。

实际上,公益慈善组织行政管理费的争议由来已久。

10%行政管理费的由来

与行政管理费有关的那些事儿

2011年1月12日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段应碧向曹德旺交付2亿元扶贫善款项目执行成果,该项目经双方协商,管理费不超过3%。

一般来说,公益机构行政管理成本可以分为工作人员福利支出与行政办公支出两大部分。前者基本为项目执行中员工薪水、福利、交通费用等。另外,办公室租赁、印刷材料、宽带等一些必要办公设备添置,这也是必须支出的。

据2004年实施的《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基金会工作人员工资福利和行政办公支出不得超过当年总支出的10%。

早在2002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为了解决机构做公益项目成本没有来源的问题,就借鉴国际经验,在中国首家推出了管理成本社会公约制度,即和捐赠人约定,并通过媒体公告:捐款中的10%将用于希望工程的管理和服务费用。

由于民间成立公募基金会几乎不可能,而成立非公募基金会又需要雄厚的资金实力,二级基金成为一种选择。为了拥有公募资格,一些慈善团体、慈善家或知名人士依托公募基金会成立了二级基金。当前,大型公募基金会如青基会、扶贫基金会等都有很多这样的二级基金挂靠。公募基金会的二级基金的成立门槛较低,一般只要200万就可以成立,也可以具备公募资格。

但是,二级基金作为挂靠机构,缺乏独立性。在资金使用、财务管理和重大活动等方面要受制于基金会,报批程序繁琐影响了机构的运转效率。

2014年2月25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决定终止旗下一支名为“星光专项基金”的协议,主要理由是该基金资金告罄。据当年9月6日《新京报》的报道,该基金救助了13名贫困疾病儿童,花费59万,另有8万余元用于宣传倡导,而有86万元被用于基金管理、行政以及人员费用。

在多只基金发起人邓飞看来,一个基金募集142万现金,86万作为行政经费,这个经费“有点高”。

作为二级机构,不是独立法人,不能独立接受社会捐款,不能以机构名义开具票据,没有独立公章,这些都给具体项目实施带来很多麻烦。挂靠机构要向一级单位缴纳一定比例的财务管理费,例如崔永元公益基金要按照使用支出额向红基会缴纳10%的管理成本费。

管理费用比例之争

然而,尽管有法律的规定和国际惯例作为依据,当很多捐赠者们知道基金会等公益机构需要从自己的善款中抽取“不菲”的管理费用时,仍然感到不解和“肉痛”。从2008年汶川地震后政府动用行政手段干预各基金会降低管理费用,到2009年末,网友质疑壹基金巨额行政支出,数年来关于基金会管理费的争议从未停止。

2009年10月初,李连杰壹基金通过官方网站,公布了“2009年第三季度李连杰壹基金财务管理报告”。报告显示,壹基金第三季度总收入为1359.59万元,总支出约为796.57万元;支出部分包括公益项目支出639.16万元和行政及其他运营支出(俗称管理费)157.41万元。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