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源反杀案最新进展:当事女孩儿讲述更多案件细节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26

央视网消息:近两年来,伴随着人们对于“山东于欢案”“昆山于海明案”这些热点法治事件的关注,有关“正当防卫”“防卫过当”“特殊防卫”这些法律专业的名词也逐渐步入公众的视野。最近在河北省涞源县的一个小村庄,村民们也都在热议这个话题,讨论的起因是在去年夏天的一个深夜,一名男子携带凶器,闯入村东头的王新元家,一家人在反击的时候造成了入侵者死亡的后果,那王新元一家的行为算不算是“正当防卫”呢?

晓菲

晓菲

让村民们悬着心的王新元一家,就住在村东面的半坡上。坡下有一条河,坡上是一条公路,紧邻的两处住宅其中一家早已经搬走,另外一处是早已经废弃的老屋,仅剩的王新元一家也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人住过了。2018年7月11日,有人深夜翻墙闯进王家,在双方冲突过程中,闯入者死亡,王新元和他的妻子赵印芝以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逮捕。在王新元家炕上还有没来得及叠起来的被子,和他没来得及穿上的衣服。在这个家里,时间以一种非常仓促的形式停留在了事发的夜晚。而透过围墙上依稀可以辨认的脚印,和晾台上碎掉的节能灯泡,还可以感受到事发时的惊心动魄。

保定市涞源县邓庄村村民:“虽说王新元现在关着,关着也得调查有一个说法,就是再怎么判轻判还是重判得有一个讨论,得有一个说法是不是。”

那名深夜闯入的不速之客究竟是谁?又为什么与一家人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冲突?这桩看似突如其来的惨剧,其实早已在一年前埋下了伏笔。

王新元和赵印芝夫妻俩有一儿一女,儿子王鹏今年27岁,已经成家,平常不住在家里,女儿晓菲今年22岁,正在上大学,而这起事件的起因就要从晓菲在一年前认识的王某说起。

晓菲:“感觉很后悔认识他,如果一开始没有认识他的话,后来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追求遭拒后 多次进行骚扰侵犯

据王新元的儿子王鹏介绍,最近几年,他们一家人的生活并不顺利,先是父亲在干农活的时候,从家门口的一棵树上跌落摔伤,腿上留下了残疾,不久之后,他又遭遇了车祸,从此无法再干重体力活。家里两个顶梁柱接连发生事故,让一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了补贴家用,赵印芝开始到北京打工。2018年2月,晓菲放寒假后来到母亲打工的餐馆做服务员,由此认识了王某。王某也在这家餐厅做服务员。2018年4月28日,晓菲到北京找母亲,就在那一天,王某向晓菲表白并遭到了拒绝。

晓菲:“当时他就跟我说,你看我对你也挺好的,他说喜欢我,想让我和他在一起,我当时就直接拒绝了,就跟他说,我说我有男朋友,而且我也不喜欢你,当时他也是表示接受了我的拒绝,就说行,那好吧,那我们还可以做普通朋友。”

行为疯狂 对女生实施猥亵

晓菲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却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端。这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开具的一份受案回执,是晓菲遭遇王某猥亵之后去报案的凭证。事发于2018年4月29日,也就是王某向晓菲表白遭拒后的第二天。据晓菲回忆,当天晚上在打工的餐厅附近,王某阻止晓菲回到住处,并且拿走了她随身携带的手机和钱包。

晓菲回忆,当晚王某的状态非常疯狂,让晓菲答应和他做男女朋友,再次遭到晓菲拒绝后,王某恼羞成怒,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将晓菲带到了一个地处偏僻的停车场,对她实施了猥亵行为,直到凌晨四点,晓菲的母亲和同事才找到了她。

晓菲:“我母亲当时看到我那个状态,我身上手和胳膊被他控制了一晚上。整个手、胳膊上面都肿上来了,还有瘀青之类的,我身上浑身都是土,我母亲可能就是猜到了,我就跟我妈说什么都别说,赶紧送我回家,因为家是我的安全区,我就赶紧想回到家里。”

对晓菲来说,家就是她的安全区域,是可以避风躲雨的港湾,但是王某却轻易地逾越了这条安全线,三番五次的闯入到了晓菲的家里和她就读的学校,因此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面对这样一名入侵者,他们该如何应对呢?

这是河北省涞源县乌龙沟乡派出所的报警登记表,记录了王新元一家曾经在2018年5月到7月之间,曾因王某骚扰而报警的四次记录,不仅如此,晓菲就读的学校,还专门制定了针对王某的应急预案。那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王某究竟做了什么,让一家人甚至是晓菲的学校都处于严阵以待的状态呢?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