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村文化盛宴频频“开席” 富阳探索建立“文化礼堂+”共同体

文章作者: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151

让乡村文化盛宴频频“开席” 富阳探索建立“文化礼堂+”共同体

我们的文化礼堂

这个夏天,地处富阳偏远山区的洞桥镇村民真有福,不用花钱就聆听了4场高雅音乐会——当然这并非是蝉叫虫鸣的音乐会,而是由浙江音乐学院大学生暑期实践队带来的“手握梦想”专题音乐会。

原来,洞桥镇在放暑假前就主动对接高校,为浙江音乐学院的20多名学子提供实践平台和后勤保障。年轻学子不仅在三溪、文村、枫瑞、洞桥等村的文化礼堂登台表演,担任洞桥“山乡新歌声”海选活动的评委,还帮助洞桥映山红艺术团编排了3个本土创新节目,充实了洞桥镇农村文化礼堂“村村联盟”机制2018年下半年服务大菜单。

洞桥镇借势借力活跃群众文化生活,正是富阳探索建立“文化礼堂+”共同体,构筑“建管用育”长效机制,实现文化礼堂精神家园功效和群众生活幸福感双提升的一个生动范例。

活动“有新意”、文化“有品牌”,让农村文化礼堂“活”起来

农村文化礼堂建设,连续4年列入富阳区政府民生实事项目。截至目前,该区累计建成236个主题鲜明的特色文化礼堂,覆盖85.51%的行政村。

“文化礼堂不能只见房子,不见活动。”富阳早在2014年就组建区级宣讲服务团、乡镇(街道)草根宣讲团,并以各村文化特色为重点,成立6支以上村级业余文体团队。从2017年起,富阳设立农村文化礼堂长效运行专项保障资金,平均每村每年2万元以上。

活动“有新意”、文化“有品牌”,才能对群众产生磁场效应,真正让农村文化礼堂“活”起来。为此,富阳借鉴“互联网+”思维,制定出台《关于推行富阳区农村文化礼堂共同体暂行实施办法》,搭建“礼堂+村社”“礼堂+机关”“礼堂+学校”“礼堂+企业”“礼堂+社团”共同运作平台,资源统筹、协作互动,推动农村文化礼堂常态化运行。

在富阳,每个村落都有自己独特的地域文化和擅长的文体项目,如大同村的武术、三岭村的越剧等。大源镇将它们串点成线,到各村文化礼堂巡演,形成文化交融的局面。

富春街道秋丰村文化礼堂和金鑫集团携手,让企业员工自编自导的文艺节目在文化礼堂展演。金鑫集团不仅向文化礼堂捐款捐物,还输送企业的先进管理经验,提升礼堂管理水平。

常安镇以在杭高校艺术团队为主要力量成立家文化艺术团,携手中国美术学院共绘“家训墙”,与杭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共建全国示范农家书屋,邀请浙江农林大学村官学院师生来丰富文化礼堂特色馆展陈。

文化走亲、点亮生活,一个个文化新地标在崛起

“我们都有一个家,名字叫中国,兄弟姐妹都很多,景色也不错……”上个月,在新登镇半山村文化礼堂举行的“十万人留学中国”文艺晚会上,50多名来自美国的留学生和村民手挽手、肩并肩,唱响农村文化礼堂好声音。

“半山村文化礼堂去年被评为浙江省‘50个示范文化地标’,得益于‘五个一’运行机制激发的活力。”新登镇党委委员、副镇长赵惠芳说。

一套总会架构、一项例会制度、一个宣传文化固定日、一次艺术团拜会、一批节目和人才……这“五个一”农村文化礼堂共同体运行机制,在富阳推进乡村文化振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个个文化新地标在崛起。

各乡镇(街道)“文化礼堂+”共同体联盟总会结合“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星期日活动”“春泥计划”等,统筹整合各村文化资源,在“宣传文化固定日”以文化走亲、你点我演等形式开展活动。同时,结合生产、生活和地方特色,吸纳辖区内各行政村、社区、企业、学校、社团等文艺达人,成立“艺术智囊团”,每年举行一次才艺展示大比拼,集一批金点子、树一批新示范、定一份“新菜单”,为建设精神家园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今年以来,富阳结合“我们的节日”、本地节气习俗和乡村百花大会,坚持“乡镇搭台、学校唱戏、社会参与”原则,在全区农村文化礼堂开展“我们的节气”系列活动,乡镇(街道)共同体联盟总会发动社团和企事业单位,尤其是所在地中小学校积极参与,让青少年、村民感知节气之美。

文化礼堂 心的归处

王俊勇

仓廪实而知礼节。物质富裕之后,更需要精神的富足。过去五年,我市累计建成农村文化礼堂768个,惠及将近一半的农村居民。

过去一周多时间里,我们聚焦优秀、采写典型,这些文化礼堂因地制宜、特色鲜明,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让村民唱主角。农村文化礼堂弘扬了优秀传统文化,承载了村民的集体乡愁,不仅成为联系村民感情的纽带,更成为爱国主义教育、村务公开、基层协商、民主议事的载体。从这个角度看,农村文化礼堂既是文化地标,更是精神家园,是村民们的心灵归处。

Baidu
sogou